1. <rt id="1jtl8"><meter id="1jtl8"></meter></rt>
        2. 首頁 | 現代詩 | 舊體詩 | 散文詩 | 歌詞 | 詩賽 | 詩譯 | 小說 | 故事 | 雜文 | 散文 | 劇本 | 日記 | 童話 | 文評 | 詩論 | 留言
          故事 您現在的位置: 網絡詩歌 >> 故事 >> 正文
          獻給為共和國的建立和發展做出貢獻的前輩們(三篇)
          類別:故事 作者:張畔 日期:2020/10/3 字體: 】 閱讀:
          編者按:珍貴感動而又難忘的故事,讓人再次想起那些戰火紛飛的年代。

          我的戎馬生涯

          被采訪人:鄭文斌???????撰稿人:張畔
          ?
          ???我叫鄭文斌,1930年12月出生在通遼市開魯縣黑龍壩鄉榆樹林子村,后搬到阿旗新民鄉光明村。全家五口人,靠父親一人給地主扛活為生。常常是:吃不飽,穿不暖。
          我九歲到十四歲在光明村小學讀書,十五歲回家種地,十六歲那年阿旗解放,我也自愿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光榮地成了一名戰士。
          1947年2月,我隨部隊離開了家鄉,奔赴解放戰爭的前線。
          在行軍途中,在指導員循序漸進的開導下,我越來越多地明白了革命的道理,知道了為誰當兵,為誰打仗,為誰流血犧牲。在以后的攻凌源、打彰武、戰葉柏壽,我和戰友們浴血奮戰,英勇殺敵,一次次血與火的考驗讓我懂得了戰斗的殘酷,也深深地懂得了解放戰爭的偉大意義。
          1948年秋,遼沈戰役打響了。
          我所在的團負責攻打錦州被服廠。當時,戰斗打得異常激烈,戰友們一個接著一個倒下了,三、四米深的戰壕被敵人的炮火炸平了,一個營的官兵所剩不足百人。但是,我和戰友們仍然頑強的戰斗著,最后被服廠的敵軍終于繳械投降。我也在這次戰斗中負了輕傷。
          遼沈戰役剛剛結束,平津戰役便開始了。我所在的部隊一營通訊班從天津市北面進攻。當時,正是三九天氣,滴水成冰,僅挖工事掩體就無比艱難。戰斗打響后,我跟在營長身后,我們一直沖鋒在前。戰場上,子彈橫飛,硝煙彌漫,一發炮彈在我的身邊爆炸,炮彈皮割破了我的手,營長讓我下去包扎一下,但我卻沒聽營長的,一直堅持到戰斗結束。
          在這次戰斗中,我火線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升任班長。
          緊接著,渡江戰役、衡寶戰役,我一直沖鋒在前,多次立功。在衡寶戰役中,白崇禧號稱王牌的四個師將我135師團團包圍。我所在的134師受命增援。我們急行軍兩天兩夜,在外圍對敵人形成包圍之勢。我帶領兩個班的兵力一直沖鋒在前,亂了敵人的陣腳,取得了戰斗的勝利。這次戰斗結束后,我立大功一次。
          我軍一個戰役接著一個戰役勝利,大大提高了全體官兵的士氣。
          廣西剿匪戰斗打響了。
          1949年9月23日,盤古戰役正是打響。我這時已經當了排長,負責外圍。
          在這次戰斗中,家鄉出了一響當當的英雄,我的戰友徐漢林同志英勇的犧牲了。
          戰斗開始前,徐漢林被分配在爆破組,專門負責攻堅任務。因為是老鄉,在戰斗還沒有打響之前,我還和他開玩笑說:
          “漢林,你就放心地往前沖吧!我手中的機關槍不是吃素的,你會沒事的。”戰斗打響了,敵人盤踞在一個地主家的二層樓上,前面有鐵絲網下面挖有交通壕進攻十分艱難,先后上去兩個爆破組都未成功。該是徐漢林組上去了,我抱著機槍一陣猛烈掃射,壓住敵人的火力,眼見著徐漢林靠近了敵人的碉堡,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卻不見徐漢林有什么動靜。不好!壞了,徐漢林把導火索弄丟了。敵人的機槍瘋狂地向我軍掃射,戰友們一片片地倒下。徐漢林急了,就見他從腰中摸出四顆手榴彈,快速地捆在炸藥包上,用力一拉環,“轟”的一聲巨響,敵人、碉堡全部飛上了天空,硝煙彌漫。我軍乘勢沖了上去,奪得了敵人陣地。
          我看見徐漢林炸沒影了,急紅了眼,端著機關槍發瘋似的向敵人掃射,和戰友們一起尋找徐漢林的尸骨,但我們找到的是英雄不完整的軀體......幾十年過去了,每當我想起戰場上那血肉橫飛的情景的時候,心里就感到萬分難受。
          1950年,朝鮮戰爭打響了。
          我帶著一連官兵跟隨大部隊入朝作戰了。我們從安東入境,一直打到“三八線”,經歷過大大小小幾十、上百場戰斗,嚴寒、饑餓、槍林彈雨鍛煉了我們的意志,我們成了一支中國鐵軍,走到哪里那里就勝利。一直到1958年,我們最后一批撤軍,我也從朝鮮跟隨師部轉到蘭州。
          1959年,西藏達賴喇嘛發動叛亂。我受命奔赴西藏平叛。

          西藏是個名副其實的雪域高原,海拔高,空氣稀薄,呼吸困難,行軍艱難,加之遍地冰雪,無路可走。于是,我就帶領戰士們趟雪辟路,爬越雪嶺,做先頭部隊。在西藏平叛著名的“二號”戰役中,我們連負責二號地區的偵查任務。

          進駐這個地區后,我充分發動當地群眾,縝密偵查,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徹底搞清了敵人的情況。一天夜里,我帶領四個加強班的戰士包圍了土匪的據點,圍而不攻,圍而不打。我叫向導向敵人喊話,敵人迫于我軍的威力,60多名土匪向我們舉手投降。我們把土匪搶掠當地百姓的牛馬交還了當地百姓,收到了當地群眾的歡迎。當時,我們從匪徒口中得知其余殘匪的去向,摸清了情況,為大部隊的到來、取得“二號”戰役的勝利創造了前提條件。在追擊殘匪過程中,一個冷槍打過來,我的八班長犧牲了。平時,我和八班長的關系最好,他的犧牲,讓我悲痛萬分。在戰場上,我用望遠鏡快速地四下搜尋,終于發現敵人龜縮在一個山洞里。于是,我率領全連人馬把山洞嚴嚴實實地圍住。由于冰雪太滑,山坡太陡,無法向洞里進攻。我下令戰士找來繩子,我、副連長,還有4名排長腰中系上繩子,把人吊在洞口,向洞里投擲手榴彈,一陣狂轟濫炸,把敵人全部消滅在洞里,這些殘匪大部分都是逃亡的土匪頭子。


          西藏平叛“二號”戰役勝利之后,西藏平叛也基本結束了。
          為了鞏固平叛成果,我和我的連隊在西藏駐守了二年,和當地藏族人民結下了深情厚誼。
          后來,部隊換防,我和我的部隊先后在南充、重慶、長沙、云南等地駐防,最后落腳到河南省的焦作市,我也榮升為33980部隊司令部參謀長。
          在部隊期間,我立大功6次,3等功2次,小功2次。
          1971年4月,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我以“三支兩軍”的代表身份駐進焦作市委,任副書記、礦物局黨委書記。當時,“文革”風潮還比較濃,造反“有理”還占上風,好多老干部還在挨整。我看不慣整人那一套,利用手中的權力和軍隊的威望,有意識無意識地保護了當地一大批老干部。
          時間倥傯,歲月如梭。
          1978年12月,我因病向組織遞交了離職休養申請,回到了闊別30多年的家鄉阿魯科爾沁旗,在天山鎮安家落戶。
          一別家鄉就是三十年。家鄉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讓我倍感親切,讓我熱淚盈眶,更讓我感動的是家鄉的領導和父老鄉親對我的關愛和照顧。
          回到天山后不久,我便被旗教育局?、天山一中?、天山三中、天山實驗小學等單位邀請去給教職員工和中小學生做報告,講革命戰斗故事,講徐漢林烈士的故事。我常對人們說:
          “現在的生活好了,人們不再關心以前的事情了。但是,你們年輕人應該知道和懂得現在的幸福和和平是怎么來的,要知道珍惜它。”
          這些年來,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我們偉大祖國翻天覆地的變化,教育周圍好吃懶做、不思進取和對形勢認識模糊的人,喚起他們對新生活的熱愛和敬仰。我對他們說:
          “過去,我只是在祖國需要的時候做了一點貢獻。現在,我手下的兵,有的已經做了黨和國家的高級領導人,那是社會需要他們。作為普普通通的人,我們都應該活得明白,無論什么時候都應該清楚自己的價值所在。我們什么時候都不應該脫離群眾,事實說明:群眾才是真正的英雄。比起我犧牲的戰友們,我們是無比幸運的。”

          大半生的戰斗生涯,練就了我的堅強意志,跟黨走,一切為了人民的決心一直都沒有動搖過。唯一讓我心有不安的,就是老伴跟著我轉戰南北,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
          這一輩子,我和老伴李淑華共生育了四子一女五個孩子。幾十年來,我在職和不在職,都從未利用手中的權力和社會關系為家庭和子女們謀過私利,孩子們都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學,參加了工作,他們中有的當了國家干部,有的當了工人,有的自食其力自謀職業在社會上闖蕩,雖然沒有給國家和人民做多大的貢獻,但他們遵紀守法,緊跟時代潮流,老老實實做人,勤勤懇懇做事,這是讓我感到自豪和驕傲的。
          為了,減輕兒女們的生活壓力,填補家用,有一段時間,我和老伴重返焦作,老伴擺地攤賣菜,我給人家站柜臺。
          一次偶然的機會,一位在南方工作的老戰友在我站柜臺的商場見到了我,驚訝不止,問我為什么干這個。尷尬之余,我對他說:
          “過去是革命和國家需要,現在呢,是社會和人民需要。”
          我現在還認為,當時對老戰友說的這句話不是在搪塞他。
          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共產黨人的使命就應該讓我們永遠這么做下去。
          鄭文斌:出生于1930年12月16日,漢族,內蒙古阿魯科爾沁旗人,初中文化。1947年2月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49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79年12月離職休養。歷任警衛連通信員、班長、排長,團部見習參謀、副連長、連長、營參謀長、營長、副團長、團長,焦作市委副書記、焦作礦務局黨委書記,離休時任師副參謀長。曾榮立大功五次、三等功兩次。

          從艱難困苦歲月中走過來的父親

          口述人?:張艷榮?王蘭祥??撰寫人:張畔?
          ????
          我父親的名字叫張子孝,1922年9月3日出生在內蒙古通遼市開魯縣黑龍壩鄉清河村,1932年隨爺爺搬到阿魯科爾沁旗紹根鎮燕窩村定居。
          父親只在開魯縣黑龍壩鄉清河村讀了三年私塾,文化程度不高。
          當時,爺爺的家境不好,剛滿十歲的父親就給地主放羊、放牛,稍有年長,就到廟上、大田里犁田鋤地,干著最繁重的體力活。
          1987年舊歷五月初七,父親因第三次腦中風醫治無效,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我們把他的尸骨埋葬在他為之奮斗的、生活大半生的天山鎮西山坡下一處向陽的地方,鳥瞰著東南方向,那是老家紹根——父親生前多次提及死后要長眠的地方。也許只有這樣,他的內心深處才能得到平靜,一生才能得到圓滿。但是,我和姐姐商量后,最后還是把他的尸骨埋葬在天山鎮的西山上。
          父親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一生。
            ??父親有一個無比苦難的童年,十分悲慘的少年。可是他沒有屈服,沒有失望。
            1922年9月3日,父親出生于開魯縣黑龍壩鄉清河村一個貧苦農民家里。一大家子人,三世同堂,住的是茅草房,無錢無糧,缺衣少食。寡婦曾祖母劉氏,帶領著三個兒子、媳婦、孫子、孫女艱難度日。祖父在家中行三,父親的大大爺、二大爺也沒念過什么書,也都是在土里刨食,各自娶了媳婦后各顧各的家,好年天收,也只能混得炕暖肚圓。后來,父親的幾個叔伯兄弟都帶著家眷到通遼等外地謀生,在那兵荒馬亂的年代著實不容易,聽說有的親戚讓國民黨抓了壯丁,受盡了苦難和折磨。多少年來,大家彼此也不走動,族內也斷了親情。想來,心里很是愧疚。
          當年,父輩們靠在外扛長工,打短工,一年到頭,掙不了多少糧食回家。祖父身體不好,無力干動重活,只能挑著擔子,走街串巷,賣個針頭線腦的,養家糊口。父親十三歲那年,也去給地主干活,出的牛馬力,吃的豬狗食,常常受凍受餓,挨打挨罵。后來,又到廟上干活。大概是在1943、44年左右吧,廟上的樹被人偷了,懷疑是我爺爺干的。于是,廟上就不由分說地把爺爺抓起來,吊在房梁上用鞭子抽打,父親和那些人理論,也遭到了毒打。從此,父親憎恨萬惡的舊社會了,立志要出人頭地。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星星,盼月亮,終于盼到了解放。分了田,分了房,分了牛羊,分了糧。父親,白天又高高興興去學校上學,認真聽老師講課,晚上就積極參加社會活動,跟工作組批斗惡霸地主,跟黨組織學習革命道理。父親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頑強掙扎,大膽探索,終于尋找到了革命工作的機會。
          1947年,父親在德區黨的組織幫助下,參加了轟轟烈烈的土改工作,當年被選為愛根廟村村長。半年后,就被調到德區工作,任公安干事。
            父親在如火如荼的青壯年時代,艱苦奮斗,流血流汗,把壯麗的青春年華,獻給了黨和人民的偉大事業。
          ??在我的記憶里,我們家當時住在紹根鎮的燕窩村,在臺河的邊上,村子不大但卻住了張姓的一大家子人。
          ??????父親一生就養育了我們姐妹兩人,姐姐和我。母親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因病去世了,我和姐姐都是奶奶和叔叔嬸嬸們拉扯大的。
          ???從我記事起,很少能見到父親,因為他很早就參加了革命工作。
          ???????父親和我們一直是離多聚少,偶爾回來一次也是來去匆匆。
          ???記得,有一次父親騎了匹大白馬,穿了身黑色的衣服還斜背了一支駁殼槍,顯得很是威風。從那時起在我的幼小心靈里就深深的敬佩起我的父親。
          ??????記得,在我七八歲剛剛懂事時,長時間見不到父親很是想念,奶奶理解我的心情就叫二叔送我到天山去見父親,那時的交通極不方便,我和二叔坐牛車走了整整一天的路,到晚上才趕到父親工作的地方——天山口區。當時父親任區委書記。當父親見到我們時那高興勁就甭提了!趕忙叫警衛員給我們上茶倒水,警衛員也忙得不可開
          交。

          ????幾年以后,父親的工作有了調動,到旗委做組織工作任組織部長。隨后,我們家也就和父親一起住進了旗委大院。
          ??父親不論從工作上或生活上從不搞特殊,和普通工作人員一樣同吃同住。
          ????文革期間父親也受到了沖擊,一度還停止了工作。由于父親性格開朗,始終以一顆對革命對工作極端負責的精神,從沒有消沉過。
          ????父親的工作極不穩定,經常的調動。
          ??我記憶最深的是在建設白音花水庫時,他曾擔任過水庫建設的總指揮,整天和民工們在一起摸爬滾打。父親除對工作勤懇認真外還不無詼諧幽默風趣。有時在開會前為了活躍會議氣氛,常常帶領大家一起唱歌,如:《小河的水清幽幽》。雖然不在調上,但能逗得大家哄堂大笑,進而活躍了氣氛又增添了會議效果。
          ????文革過后,父親恢復了工作但調動頻繁,先后到白音花、新民、崗臺、交通局等基層工作。
          不管工作到哪里,父親都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從無怨言,?真正地體現了一個老革命者“春蠶到死絲方盡”的精神!
            父親24歲參加革命工作,當時國內戰事不停,政權還不穩固,國家百廢待興,急需管理人才。父親積極響應黨的號召,自愿投身到革命陣營中來。后來聽說,他歷盡千辛萬苦,有時騎馬坐車,有時步行翻山,冒著黃沙風雪,頂著饑渴寒暑,一會和國民黨軍隊周旋打仗,一會與叛匪交火,槍林彈雨的,實在是用寶貴的生命在當賭注。
          1961年左右,父親調到白音花水庫工作,任白音花灌區工程指揮部總指揮,開始了組織全旗民工興建白音花灌區大會戰。
          據當年參加會戰的老人們講:父親身先士卒,與旗水利隊長劉希奎(外號“劉水怪”)起早貪黑地搞測量,拿方案;風里雨里和民工抬大筐,挖土方,舉全民之力,新修主干渠43.5公里,改造舊干渠5.67公里。在灌區的興建中,邊施工邊引用水庫水進行灌溉,灌溉旱田4000畝,水田1.2萬畝,為阿旗的糧食生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幾十年如一日。
          父親對工作和生活中的困難也從來沒有退縮過,總是千方百計地想辦法來克服和解決。
          在人生的長河里,幾十年僅僅只是彈指一揮間,而在人生的旅途上,又是多么的漫長啊。尤其是在那個艱苦的歲月,幾乎等于是從地球的一個起點爬行到了地球的另一個終點。父親始終不渝的地在人生的道路上,堅強的奮斗著,朝著自己既定的目標,艱難的跋涉著。從不言苦,從不叫累,從不怨天,從不怪人。有的時候,他一個人從這個鄉又調到那個鄉,孤孤單單地一個人生活,十天半個月也難得回一次家,他就好像一個探險者,在荒無人煙的大沙漠里,把生死置之度外,伴隨著日起月落,風停雨過,終于走到上了自己一生都在追求的事業高峰。父親在那么短暫的時間里,由一個貧苦青年,轉成了國家干部,成為了共產黨員,由一個區公安干事到區委書記、統戰部長、水利局長、公社黨委書記等職務,一路走來,父親既成就了自己的事業,也成就了兒女們的輝煌;既報答了共產黨的恩情,也報答了全旗各族人民;既沒有辜負自己貧困的祖宗父輩,也沒有辜負自己可親可敬的父老鄉親;既經歷了一個又一個風云時代,也保全了一個又一個幸福家庭。父親,你是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你是子女的領路人,是事業的拓荒者;家國天下,你頂天立地,平凡一生,你成就偉大!
          您堅強的性格值得我們崇拜,您執著的追求值得我們敬佩。
            回望父親走過的漫漫長路,聆聽父親經歷的坎坷故事,有多少艱難困苦,有多少暴風驟雨,有多少天災人禍,有多少妻離子別,已經都成為了過去,變成了他的一頭白發,變成了他身體上永遠不能愈合的傷疤。??
          父親從來不愿意提起的,也從來不會忘記。他所經歷的磨難永遠不會改變,他所刻骨銘記的事情不會從記憶中抹掉。

          父親堅定的走向光明美好的新社會,走向高歌猛進的新事業。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到工作最艱苦的崗位去。保衛紅色江山,保衛勝利果實,建設嶄新國家,報答黨的恩情。
          父親一生的成就,開啟于他這一關鍵的抉擇。事實證明,他的頭腦是無比清醒的,抱負是非常遠大的,追求是特別堅定的。

          ????父親一貫是非分明,光明磊落,堅持原則,愛憎分明。
          文化大革命開始不久,父親身為崗臺鄉黨委書記,實事求是地在鄉政府大院寫出了第一張大字報,申明本人不參與派性,不參加文攻武衛,不挑逗群眾斗群眾。當時的紅衛兵,造反派,看了后十分不滿,沖到單位,窮兇極惡的揪出父親,大會小會不停批斗,以“死不改悔”的走資本主義當權派的罪名讓他“靠邊站”,叫他白天打掃垃圾,晚上在機關打更,再后來叫他下鄉勞動改造。對此,父親沒有屈膝求饒,也沒有逃跑自殺,更沒有說假話、捏造事實討好陷害好人。他始終相信群眾相信黨,相信烏云過去有太陽。他在這個天下大亂,人人自危,形勢對自己十分不利的緊要關頭,想的不是個人安危,而是國家利益,單位安全。文化大革命鬧得那么兇,打死打傷那么多無辜領導,許多人只求自保,“不敢亂說亂動”,更不敢站出來伸張正義,批評錯誤,有的人連工作也不要了,跑到外地躲藏起來了。而父親卻不怕孤立,不怕坐牢,不怕打砸搶,堅持工作,堅持抗爭,堅持講真理。為了國家利益始終站在風口浪尖,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見了困難就上。做到說的少做得多,責人少律己多,不搞團團伙伙,不拉幫結派。我們都明白,父親在文化大革命運動中,之所以沒有被壞人整死,得益于他的貧寒出身;得益于他的為人處事正派;得益于他的一身浩然正氣。我們做女兒的,只能望其項背,永遠不可能超越父親。
            父親的眼光是遠大的;胸懷是寬廣的;態度是樂觀的;希望是滿滿的。無論何時何地,無論順境逆境,從來沒有見他流過淚,從來沒有聽到他罵過人。
          造反派也拿他沒有辦法,最后只得給他放假回家呆著。也好,于是父親回到老家紹根燕窩村,為了鄉親們吃飽肚子,多打糧食,他把多年攢的一點積蓄全拿出來,買來鐵鍬、鎬頭、斧頭、錘子、筐子、推車子等工具,帶領鄉親們挖渠、平整土地。大概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吧,父親他們愣是在平地上挖出了寬8米、深2米、3公里長的大水渠,修了3道水閘,把臺河水引進了全村400多畝農田里。從此,家鄉第一次有了旱澇保收田,鄉親們的肚子也漸漸地填飽了。
          我至今都不敢忘記,在那動亂不安、自己的前途難料的情況下,父親省吃儉用,將每月僅有的幾十元元工資,分成三份,一份給爺爺奶奶,一份給我和姐姐,而他自己僅留極少的一部分。
          ??父親常常對我們說:
          “這輩子呀,我雖然做過一些后悔的事,但跟著共產黨走,是我這一生最正確的選擇!沒有共產黨,不可能有咱們今天的幸福生活,她是咱們窮人的大救星,她的恩情咱們可不能忘啊!”
          愿在天堂的父親有靈,保佑我們幸福安康!
          張子孝:出生于1922年9月3日,卒于1987年6月2日,漢族,內蒙古開魯縣人,初中文化。1947年10月參加革命工作,1948年7月11日加入中國共產黨,1983年6月23日離職休養。歷任阿旗德博勒廟區助理、區委副書記,天山口區區委書記、旗直黨委總支書記、旗委統戰部長、旗農林水利局局長,新民公社、崗臺公社黨委書記、旗運輸公司站長,離休時任阿旗交通局轉運站主任。1983年9月15日經批準享受副處級待遇。

          口述人簡介:
          張艷榮,張子孝之女,遼寧省丹東市冶金機械廠子弟中學教師,現已退休。
          王蘭祥,張子孝之婿,遼寧省丹東市冶金機械廠廠長,現已退休。
          ?

          我的平平淡淡的一生

          被采訪人:葛瑞敏??撰寫人:張畔

          ????我叫葛瑞敏。康德元年(1931年),我出生在遼寧省朝陽縣王家溝村。八年后,因為當時的朝陽地區糧食奇缺、物價高漲家里的生活極端艱難,日子難以維持,父母才把家搬到內蒙古阿魯科爾沁旗烏蘭哈達鄉溫都和村。1940年,我才有機會在本村上小學讀書。
          那時的阿旗隸屬偽滿洲國。
          父親給地主耪青,母親做家務。全家房無一間,地無一垅。家中四口人全靠父親一人給地主扛活維持生活。一直到1945年8月,日本鬼子宣布投降,偽滿政府在阿旗滅亡,我們窮苦人才得以翻身解放。
          1946年1月,在中國大革命洪流的感召下,我以無比的激情參加了阿魯科爾沁旗漢民自治科,當一名小戰士。當時,黨的組織和黨的武裝還沒有公開,一切都是很神秘的。阿旗第一任旗委書記是惠北海,漢民自治科也只有30來人,和我一起參加的有任明杰和辛廣財。站崗、放哨、訓練馬匹,緊張有干勁。記得當年來了一隊八路軍,帶隊的就是惠北海政委,南方人,對人很和氣。另外還有兩位部長,也是南方人,一個姓邢的秘書,大概有八、九名老同志,其余的都是像我一樣新招上來的。剛剛成立的旗人民政府的人員也大多是從偽滿人員過渡過來的,成分較為復雜。我剛參加革命工作一個月后,就有人投敵叛變了。
          1947年元旦前后,叛匪和國民黨軍隊要偷襲天山的消息傳來,惠北海政委連夜召開緊急會議,做好戰前準備,并派我和另外一名會騎馬的戰士給駐扎在林東的內蒙古蒙漢聯軍司令部送信。首長們根據叛匪流向情況,為了安全著想,讓我們繞道天山西南方向的巴彥包特走隆昌去林東送信。我們剛剛到雙勝地界,就有當地群眾給我們報信說,巴彥包特南邊已經黑黑壓壓地壓過來國民黨兵,這讓我們不得不按著原路返回,冒著風險從小孩梁南邊的山空子間穿過,終于把叛匪和國民黨軍隊襲擊天山的信息送到了林東蒙漢聯軍司令部,最終取得了天山保衛戰的勝利,為赤峰地區乃至全東北的解放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那一年,我才十六歲。
          1947年二、三月間,我被調到阿旗剛剛成立的稅務局,給局長韓振洲當勤務兵。大概是在當年的四月份,我跟著韓局長去林東分局開會。當時,叛匪和國民黨軍隊四面流竄,形勢相當嚴峻,大戰隨時可能發生。內蒙分局人員奇缺,韓振洲局長叫我留在林東給劉宗緒局長當通訊員。劉宗緒等首長大多是南方人,不會騎馬,于是我就教他們騎馬,工作緊張又有活力。首長們待我非常好,有時想家一熱乎也就過去了。隨著四野在東北戰勢的進展,赤峰地區的形勢也是越來越好。
          1948年春,我跟著劉宗緒、韓振洲二位局長的熱河省稅務局行走在赤峰地區的六大份、平莊、寧城等地,當時的赤峰地區正和國民黨軍隊進行拉鋸戰,有的時候戰斗打得很激烈。不久,劉、韓二位局長調到省政府工作。按當時規定,在省政府工作的處長、局長不準配備勤務兵。于是,首長們商量,把我分配到熱河省稽查處的稽查隊當稽查員。劉宗緒、韓振洲二位局長調到省糧食局,從此再沒有見過二位首長,后來聽說他們都當了廳局級高級領導干部。
          在熱河省稽查處工作半年后,又把我和趙國祥科長、陳榮貴等人調到建昌縣稽查分處。幾個月后,建昌縣稽查分處移交給遼西省管轄,把我和趙國祥調到凌源縣稅務局,趙國祥任局長,我先后在該局任稽查隊長、股長、所長等職務。領導們考慮我念過幾年書,在當時也算是個“文化人”,所以就把稅務局設計、刻印票據的工作交給我負責,一干就是三、四年。
          1955年,我再一次被組織派送到省里干部學校學習,回到凌源縣稅務局不久被任命為副局長,開始做行政工作。
          風風雨雨,磕磕絆絆,在凌源一干就是10年。
          1964年4月,我在阿旗委副書記王玉琢同志的幫助下,調回天山工作,在旗人委人事監察局當科員。那時,人們不過分講求級別、待遇,只要能為黨和人民工作,能實現個人的意愿,工作和干勁都是沒法挑剔的。
          我,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家庭里出生的窮孩子,從1946年元月參加革命工作,到1964年4月幾經周轉又回到阿旗工作,使我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個不懂事的農家小子成長為革命干部,所經歷的火與血的考驗,接觸過的人,所學的知識,使我逐步成熟起來,跟黨走的決心更加堅定,為黨和人民謀幸福的初衷更加強烈。工作上,認認真真,一絲不茍;生活上,用一個黨員干部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大公無私,樂于奉獻,疾惡如仇。
          記得在凌源縣稅務局工作期間,有一位同事借工作之便,偷拿我們局嚴格控制的票據換取生活用品和錢糧,被我知道后,向組織檢舉了他。當時,正趕上國家大搞“三反”、“五反”運動,那位同事被組織以“貪污”論處開除了公職。當時,我的內心里也很難過,沒能及時教育挽救好自己的同志,但是,我對壞人壞事一直是深惡痛絕的。
          1964年回到阿旗后,我先后在旗人委人事監察局、旗農機供應站、農機局、農機研究所工作,有的時候書記、站長、所長一肩挑,不分白天黑夜地干,也不知道苦和累。我剛回到阿旗時,正是國家鬧自然災害的恢復時期,全旗農牧業生產條件極其落后,尤其是農牧業機械化還等于零。于是,旗領導讓我牽頭,分別從金融、商業、物資和國營農牧場等部門抽調人員組建了阿旗第一家經營農機具的農機供應站,我當書記,又是站長。全旗自籌資金10萬元,其余全是國家無息貸款,主營大車、拖拉機等等大型農牧機械,分配給國營農牧場和鄉、蘇木,幾年下來,固定資產達到上億元,為阿旗的農牧業機械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后來,旗里成立了農機局,組織上又把我調了過去,負責全旗農牧機械的購進和調配。
          因為工作需要,1979年元月我被調到蕎麥塔拉公社任革委會副主任,1980年10月調新民鄉黨委任組織委員,1983年6月離職休養,回到烏蘭哈達鄉溫都和村生活。說實在的,吃了幾十年的公家飯,在機關單位呆的久了,乍一回到村里,開始真的有些不適應,孤單難耐,時間難以打發。久而久之,便也順過架來了。時間一長,我和左鄰右舍,村里的父老鄉親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和兄弟,喝東家的酒,吃西家的飯,大家就不分彼此了。但是,在私下里讓我惴惴不安的是村里的鄉親們窮人多,富人少。那時,搞家庭聯產承包不久,家家戶戶雖然都分得了一份責任田,口糧的問題是解決了,但村里的百分之九十的戶還沒有錢花,若是誰家有個天災病業的,都得被逼得上樹爬墻。我吃著國家供應糧,離休金雖然只有上百元,但在村里也算得上有錢的戶了,加上我是離休干部,吃藥打針國家全報銷。為此,家里人也錯打過主意。
          那一年,發生了這么一件事,讓我終生難忘。
          當年,大兒媳婦過門還沒有幾年,我就早早地叫兒子他們單獨另過。有一天,是鄉里趕大集的日子。大兒媳婦早早地來到我家,伙同老伴偷走我的優待證和醫療本到鄉衛生院開出了一百多元治療婦科病的藥。我知道后,對老伴動了手,又逼著大兒媳婦到鄉衛生院退回了那一百多元的藥,害的大兒媳婦幾年不和我說一句話。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過去了。也不知從何時開始,村里做生意的人開始多起來,穿的戴的也是越來越花樣翻新。但是,村里還是很窮,村四周的山嶺也是光禿禿的,山洪泛濫,小偷小摸、違法亂紀事件也經常出現,民心散漫,社會風氣不正,讓人十分擔憂。
          改革大潮波瀾壯闊。
          不知不覺,時間走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全旗掀起了以農田水利為基礎的基本建設大會戰。我生活的溫都和村也不例外,一場恢復地力、改造生態環境的全民會戰想旋風一樣席卷全村的角角落落。旗里號召老百姓在自家的水澆地上搞四米畦田,在光禿禿的山嶺上挖水平溝、魚鱗坑,在荒坡上種樹種草。

          大會戰剛開始的時候,由于群眾認識不足,動員會開了,制度也訂了,就是沒有人上工地勞動,急得村里的干部干罵娘。鄉黨委書記梁河來了,旗委書記李雙臨也來了,他們找到我和村里旗鄉工作隊一起想辦法,再次發動群眾,并有我牽頭,成立了由老黨員、退休老教師、老干部組成的大會戰督戰隊,挨家挨戶做工作,一個人一個人落實任務,使得全村大會戰在極短的時間內掀起了高潮。同時,還利用工余時間組織黨員、團員幫助勞動力少任務重的家庭完成會戰任務。
          經過幾年不懈的努力,全村把所有的水澆地都改造成高產穩產四米畦田,周圍所有的山嶺都挖滿了水平溝、竹節壕和魚鱗坑,真正做到了水不下山,土不流失。廣大群眾也開始圍繞市場搞種植,宜牧則牧,宜林則林,宜草則草,家庭收入一年比一年好,日子過得越來越紅火。
          今年,我已經91歲了。
          我們的共和國已經走過了風風雨雨70周年,改革開放也已經走過了40年。祖國的發展,日新月異;人民的生活,蒸蒸日上。

          每當我回憶起自己70多年來的革命斗爭歷程,總是心潮澎湃,感慨萬千。
          我們建設了一個偉大的國家,我們走出了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道路,我們為全中國人民謀幸福,我們為中華民族的振興嘔心瀝血!
          一想到這些,我就感到無比幸福和驕傲。
          葛瑞敏:出生于1930年5月1日,漢族,遼寧省朝陽市人,初中文化。1946年5月5日參加革命工作,1949年7月1日加入中國共產黨,1983年6月20日離職休養。歷任阿旗區小隊戰士,旗稅務局警衛員、巴林左旗稅務局稽查員、熱河省稅務局科員,凌源縣稽查處稽查隊隊長,阿旗人委人事監察科科員、蕎麥塔拉委員會副主任,離休時任阿旗新民公社黨委組織委員。??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沒有了
          [訪問 次][得分 :0 分] [級別 : 推薦作品  ] 編輯:西苑清風
          ·網友評論:(顯示最新3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3. 評分標準:初級作者:±1分,中級:±2分,高級:±3分,白銀:±4分,黃金(鉆石):±5分,具體作者級別介紹查看
        4. 請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5. 嚴禁發表危害國家安全、損害國家利益、破壞民族團結、破壞國家宗教政策、破壞社會穩定、侮辱、誹謗、教唆、淫穢等內容的評論 。
        6. 網友不能對作品的作者使用帶有人身攻擊、辱罵、威脅的語言。
        7.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8.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9. 作者信息
          作者:張畔 發表作品:67 篇
          詩歌搜索
           
          作者登錄
          注冊用戶請直接登錄
          最新作品
          · 獻給為共和國的建立和發展 張畔
          · 七律•夜舍黌舍偶成 赤水青衫
          · 五律•題石塘山 赤水青衫
          · 七律•國慶中秋雙節聚 赤水青衫
          · 五律.庚子年中秋 香池寒蓮
          · 五絕 念 園田耒公
          · 覓坦誠 墨林圖
          · 春歸 墨林圖
          · 卜算子•北平春寄 墨林圖
          · 可愛的中國人 趙中華
          · 七絕•度雙節 丁羊
          · 水調歌頭·中秋感懷 余磊(晴空
          · 虛實 鄧忠
          · 對不起大家,我抄襲了、我 慮我則他好
          · 月到中秋分外明 葉國棟
          · 我那桂花飄香的小城 張明亮
          · 一叢花·桂花香 余磊(晴空
          · 喝火令·贊祖國 余磊(晴空
          友情鏈接
          ·詩歌學會會長博客 ·詩歌學會博客 ·河北作家網 ·阿琪阿鈺詩歌書店 ·貴州作家網 ·詩歌網 ·吉林文學網
          ·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燕趙文化網 ·中華散文網 ·名人傳 ·牛寺的詩
          本站簡介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 用戶須知 | 歡迎注冊
          COPYRIGHT © 2011 網絡詩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11027585號 技術支持:張家口網站制作[盛景科技]
          3k彩票 www.convites-casamento.com:禹城市| www.chuangjiake.com:岑巩县| www.sunmesjournals.com:淮安市| www.mf-moto.com:梓潼县| www.investment-e.com:青海省| www.baikalwaves.com:肃宁县| www.christoph-behrmann.com:德惠市| www.pokerglyphs.com:桦甸市| www.pboworks.com:涞源县| www.k6558.com:清涧县| www.raycorodriguez.com:什邡市| www.baina-edu.com:濉溪县| www.isabel-duque.com:南木林县| www.792642.com:桂阳县| www.thechamplife.com:新竹市| www.ccjwl.com:石狮市| www.markctalbot.com:织金县| www.6969t.com:武定县| www.takethiscash.com:仙游县| www.ecobioprogetti.com:新宁县| www.webefendi.com:库尔勒市| www.danwolfforsenate.com:太仆寺旗| www.hw8168.com:桓仁| www.wainini.com:鄂州市| www.shanghai-limo.com:苍南县| www.kmrln.cn:盐池县| www.weebweb.com:迁西县| www.zhenguonet.com:滁州市| www.jh0oxs.com:新乐市| www.lavinialewis.com:乌恰县| www.bbtwl.com:桦川县| www.mocle360.com:博野县| www.auto-exclusive67.com:阿坝县| www.626190.com:绥德县| www.mfnnf.com:太仆寺旗| www.phoenix-nr.com:晋江市| www.wdzx88.com:高要市| www.hg20704.com:呈贡县| www.jtjdg.cn:阿图什市| www.electmikehein.com:晋州市| www.goodnewsbro.com:二连浩特市| www.web24studios.com:云南省| www.yh9987.com:卢氏县| www.hg18456.com:丰镇市| www.jnwbk.cn:平定县| www.jsduke.com:吉木萨尔县| www.67ban.com:汕头市| www.happydogvideo.com:綦江县| www.mesutaydin.com:济阳县| www.live2save2live.com:绵阳市| www.bestincellular.com:大庆市| www.77neo.com:西宁市| www.g3g2.com:买车| www.uribaba.com:武城县| www.omymedia.com:石泉县| www.biologyislife.com:九江县| www.hsx-hsx.com:百色市| www.fromussr.com:石林| www.lygwqd.com:麦盖提县| www.brwhm.com:石林| www.xajsmy.com:区。| www.chen0370.com:乐亭县| www.fusion-mania.com:修水县| www.brillonenbarrois.org:元谋县| www.anjiescl.com:马山县| www.pengten518.com:石城县| www.024baiban.com:信阳市| www.dyhdfkhm.com:天长市| www.idleclickinggames.com:奉贤区| www.doubletmortgage.com:招远市| www.swaggjewels.com:阳曲县| www.zhongyancheng.com:鄂温| www.grandgreen-energy.com:稻城县| www.northgateterrace.org:株洲市| www.philjohannes.com:娱乐| www.ynnss.com:滕州市| www.yuexiangshipin.com:手游| www.raycorodriguez.com:福州市| www.huanxiangtong.com:安乡县| www.shyhdt1688.com:五台县| www.advsignco.com:社旗县| www.dywanliqizhong.com:湾仔区| www.soundwirerecords.com:陇西县| www.wzsghm.com:凤冈县|